东北老乡联合物流演变记,行业呼唤专业盆花物流

随着盆花产地与销地功能的日趋分明,远距离调货日益频繁,盆花物流发展滞后的问题也日显突出。
我国盆花物流一直由普通物流公司承担,操作过程和运输工业制品无太大区别,十分简单粗放,影响了盆花到货的质量和及时性。广州三力园艺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汉利说:“盆花物流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运输质量差、不及时、硬件设施落后以及赔付困难等。我们品质优良的盆花运送到客户手里,常出现由于运输途中温度过高、通风差或被挤压而造成品相下降的问题,一般损耗在5%以上。这些问题在零担配送中尤其突出。对于一些小批量的中小型盆花,必须与其他货物一起装车。如果遇上没有经验的、不负责任的物流公司,损失会非常大。”
厦门芊蕙种苗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惠秀告诉记者:“运送不及时也是目前盆花物流让人头疼的一大问题。物流公司在装车时要等货物配齐,卸车时也要等别的货卸完,还经常因为其他原因,要等到晚上才能上路。这层层累加,就比正常运送多出2到3天。但这些损失物流公司一般不会赔偿,除非比约定时间超出5天以上或损耗太严重,才有可能获赔,但索赔的过程也十分麻烦。”
由于盆花物流的特殊性,对运输时间、包装技术、装车技巧、运输配套硬件设施要求较高,而这是普通物流公司很难做到的。而且盆花运输的利润相对较低,不少物流公司甚至不愿意接单。不可否认,面对物流公司,花卉企业是一个弱势群体,因此,选择由业内人士经营的专业盆花物流公司,提高盆花运送质量、降低运送成本成为花卉生产企业普遍的需求。
据了解,现在已经有少数几家以花卉运输为主的物流公司出现。虽然刚刚起步,与国外配套齐全的专业盆花物流公司还有不小差距,但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小的进步。它们的创始人都曾经从事过花卉生产或经销,了解盆花运输的特殊需要。
广州花捷送物流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一个代表,总经理汪涛在安徽经销盆花10年,对行业需求十分了解。他敏锐地捕捉到优质盆花物流的市场空缺,并选择需求更为突出的中小型盆花物流入手。在装车时,“花捷送”会将小型盆花放在车箱顶部,那里通风较好,不怕挤压,底部的货物会用木箱包装,增加底部承重。在装卸时,他们杜绝倒置现象,轻拿轻放。同时,“花捷送”可根据客户需求,调配专门的保温车或冷气车,还会提醒客户按需加强包装,如有运输风险或时间延迟会提前通知客户。此外,他们收取的运费也比普通物流公司低,每立方米盆花按不同距离费用在100至200元之间。据汪涛介绍,专业盆花物流的市场需求很大,“花捷送”成立半年多,已经替广东芳村花卉世界90%生产中小型盆花的企业送过货。
越来越多的盆花生产商及经销商希望得到专业盆花物流公司的服务。一些业内人士也在呼吁生产企业和物流公司使用专业的物流设备???台车进行装卸和运输。广东花之星温室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昆沛告诉记者:“台车既便于机械化搬运,又宜于短距离的人力移动。装车十分方便快捷,在运输途中能有效减少损耗,还可直接将其当商品货架使用。但由于购买台车投入成本较大,而且因台车层高固定,运载量低于人工打包装车,因此目前很多厂家仍然愿意使用人工装车。”据了解,目前欧洲最大的花卉物流企业???丹麦CC公司已经在我国广东地区洽谈租赁台车业务。李昆沛认为,租赁台车能节省不少经费,而且不用考虑返程费用,应该对国内花卉企业具有很大的吸引力,将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。
中国花协盆栽分会会长李虬告诉记者:“在国外,专业的花卉物流不仅仅是承担运输,还包括提供完备的配套设施,如暂存货物的冷库或储藏室、专用运输车辆等。另外,它们会根据合同承担相应的风险和赔付,到后期甚至还起到了建立市场流通体系的作用。但是我们的国情是花卉企业的业务量较小,货物运送比较分散,专业物流运作成本较高。因此,要建立专业的花卉物流公司需要广大花卉企业的认同,大家利益共享,达到一定的运输量,才能可持续经营。目前,广东已有一些企业在共同筹划成立专业花卉物流公司,发展情况如何,我们拭目以待。”

在北京白盆窑花卉市场,有七八个长期驻扎的东北批发商,他们在北京及周边产地组织货源,频繁往老家的花卉摊位发货。由于线路重叠,发货频次又高,物流成为这些“东北帮”共同关注的问题。为了能短时间、低损耗地把货运回老家,他们逐渐走向了联合物流的道路。
物流方式差别大 ;&&
热心、健谈、自来熟,这些典型的东北性格在长春花商何花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,她是“东北帮”联合物流的发起人。长春经营花卉的商户较少,何花是几家大批发商之一,除了摊位销售花卉外,还承接了大量的租摆业务,因此对盆花的需求量非常大,几乎隔天就得补一次货。然而,东北漫长的低温天气,使得本地的花卉种植很难发展,大部分产品需要从北京、广东、福建等地调运,物流就成为她最关心的问题。
从北京到长春,可以走铁路和汽运两条线。前者虽然便宜,算下来每立方米的运费只需要150元,但得第三天才能到货,而且铁路货运的野蛮装卸以及没有温度保证,让花商们轻易不敢触碰。何花说:“我就用过一次铁路运输,但到货时打开箱子,花卉已经变得面目全非,根本无法销售。”
此外就是汽运,汽运费用因季节不同浮动较大,算下来每立方米的费用在160元至170元之间,第一天发货,第二天傍晚能到货。但如果选择长途货站的零担运输方式,就得先用小车把货送到货站,货站的工作人员将其和其他货物一起装车,到了长春货站以后再用小车去接货,这样下来要换3趟车,总共有6次装卸,每一次装卸都增加了损耗风险。
相比之下,最保险的运输方式就是自己雇车整车运输,减少了两头的小车接送,总共有两次装卸,装车、卸车的过程都由花商亲自监督,很少会出现扔货、摔货的现象,并且第二天上午就能到货。但这样做带来的问题就是发货量不够,每次要攒四五天的货,才能凑满一车,拉长了发货时间,导致植物不够新鲜,长春的摊位补货也不够及时。
联合物流好处多 ;&&
何花遇到的问题在王小兵、王岩、周兆新等几个来自沈阳、长春、哈尔滨等地的白盆窑花商身上同样存在。这几个“东北帮”平时总在一起唠嗑,脾气投缘。从去年3月份开始,在何花的倡议下,由何花牵头雇车,几个花商就开始了联合物流,拼车发货。
“拼车以后,货量多了,我们不用再等四五天才发一次货,旺季的时候每天都能发车回去,而淡季也能一周跑一次。这样我们几乎能实现订单式销售,老家的客户需要什么,我们第二天就能到货,而且植物非常新鲜,这是其他花商很难做到的。”何花告诉记者,联合物流还有一个好处,货车先到长春卸货,还能再装上长春的货运往下一站哈尔滨,这批货的运费无形中就被节省出来了。
随着运货次数的增多,联合物流也变得越来越专业化,现在何花已经不再做牵头者,组织货源、统计各家货量、雇车等工作都交由第三方专业花卉物流代理。此外,联合方式也在不断演变:最早是一辆9米长的货车,各家包几米;现在是测量每家的货箱规格,按照具体的体积来核算各自的运费。“最多的时候,一辆车上有十多家的货,不精确一点不行。”何花笑道。
“现在物流公司的服务很到位,不仅我们找他们雇车,他们还会主动打电话来问需不需要用车。
比如他们有货运去石家庄,返程的时候就会打电话来问有没有要从石家庄的厂家出货的,这样降低了他们的空车率,而我们的运费也能相应减少。”何花说。
联合物流现在还处于口头协议阶段,一家的货物出现损耗,不会牵扯其他花商,只由该花商和物流公司解决。王岩告诉记者:“遇到冻货、坏货时,大伙都会互相体谅,因为这样的运输方式对大家都有好处,我们都希望能持续下去。本着信任的态度,出现问题,一般都能顺利解决。”
现在,除了白盆窑周边的花卉物流公司,已经有几家大型的专业物流公司看中了“东北帮”的联合物流,也想加入进来。私人物流公司车辆数量少,而且价格因季节不同浮动很大,而专业物流公司虽然现在还不太熟悉花卉物流的特点,相信随着合作的增多,运输质量更有保障。“从我们在北京设摊位以来,物流方式已经有四次变化了。从最初自己雇车整车运输,到大伙联合物流,再到出现第三方代理物流,然后是现在出现大型专业物流公司,每一次的变化都代表着一种进步。”何花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